忍者ブログ

≪ 前の記事次の記事 ≫

[PR]
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▲TOP

发牢骚

我觉得我的人生变成了一个死循环里。
记得小学时候,数学考好了,就拼命学数学;英文考好了,就拼命的补习英语。
然后就感觉自己是擅长考好的那科,“啊!那应该是我的专长吧。”
其实不是那样的……
以前念书老爸或者老妈都会管着,只要低于80分就开揍,
下次考试却奇迹般的考好了。
考砸->揍->考好,这已经成了从小学就开始的死循环。
一直到不知道什么时候…我对学习这东西也淡漠了,也就是没有动力。
在我看来,动力已经=感兴趣,不再感兴趣的东西就再也不想接触了。
于是在长大后就出现了另外一个死循环。
不想干->压力->逃避->苟且偷生->没办法->干。最后放弃。
“世上是没有后悔药这种东西的。”这句话从小学就开始写了。
但是却从小学就一直在后悔。
慢慢的,我就学会了不会后悔,不,应该说,就算后悔也没用,干脆也不后悔不当一回事了。
从全勤到逃课,到最后直接就不去了。心情却很淡漠。
知道自己该去的,却不想踏出那一步。
出了门,缺没有走进学校。
学校对于我来说,只不过是一个挥霍时间的地方罢了。
在他们都在照毕业照的那天,我并没有去站上那台阶上。
在他们穿上毕业服装的那天,我去了,但是只和室友们拍了照片。
老实说我不想看到你们,看到了我就感觉到压力。
朋友说,等你穿上这衣服的那天,我们会跑回来和你合照。
我说,别等了,我还真不想穿,我一点也不在意这事情。
说不在意,是真的。
我的大学的确是在无数个逃避的日子中虚度了。
我在班里的存在已经淡漠的没几个人会认识我。
大概知道名字也对不上号吧。
反正我是越学越宅回去了。
老实说吧。我就他妈的不想学。
老妈总说,无论怎样也弄到个毕业证啊。
朋友也说,无论怎样你都读了那么多年了,也要弄到个毕业证啊。
阿景也举了个她朋友的例子来劝解我。
但是我实在是,学不下去。
学习不喜欢的东西让我有种从耳朵灌水银进去的感觉。
我不是别人,我办不到。
不喜欢就是不喜欢,没有任何理由。就算你让我举我也能举一千个!何必呢…
从小学开始我就知道,那些学科不是自己的专长。
但是那时候能引起我那么一点兴趣,给了我那么一点东西。我就干了。
所以才能拿到好成绩。
但是那只是我有兴趣而已,现在大概什么都勾不起我兴趣了吧。
我是那种,快热型?一烧完就没了。
时间很短,而且不灿烂……
只要有一样东西掖着,我就干不了别的。
我早说过要转系的,早说过要放弃的,你们都不同意。
磨磨蹭蹭了好几年。真的,我不累你也累了。
你们不能说,“你不努力那能怪谁!”
是的,那只能怪我自己,但是我一点也不后悔。真的。
如果真的有后悔药买的话,我会买上一斤,因为那要会让人越吃越后悔,我反而需要那种东西。
我已经不记得自己这几年来干了什么,
只记得军训的时候,我能跟一层楼的人搭讪完,却莫名的不认识自己班的人。
只记得好多年前曾经因为情书萌过棒子和他们的歌。
只记得开着情书的时候,我在TL和大家玩涂鸦,第一次觉得自己慢慢的画的好起来。
只记得后来大家因为工作,或者心理等种种因素慢慢疏远,TL开始变成了一个空壳。
只记得和老大在八楼上搭上了话,觉得自己师姐能靠实力转到艺术系真了不起。
只记得一不小心通过老大认识了wuusen,通过wuusen认识了ALFA里的meiyou。
只记得那时候开始我已经不喜欢接触人群。
只记得后来还是很害羞的?认识了搓机党。
只记得在西京愉快的发帖,并萌上了麻痹。
只记得……也不是很多东西…
对于我来说,这些记忆已经够多了,因为我太擅长遗忘了。
总觉得自己已经被胡思乱想和压力压的伤痕累累。
突然想起小学时候写周记,被老师钩了那么一句话:
就算是用创可贴也抚平不了伤口。
我觉得现在的状态是灌紫药水也没用。
我真的不想努力,厌了也倦了。
什么时候才能让我痛快的干自己感兴趣的事情啊!
说起来能让我感兴趣的一件也没了。连麻痹也没兴趣了。
如果真要让我人生重来一次,我只想说,
妈的!!!人生你别再来了!!!

皮埃斯,别再问我毕业相关的问题,不然我会暴怒用石头砸你的。放心吧,这种事情我还办得到。
PR

Comment (0) | Trackback (0) | ▲TOP

Comment

  • メールアドレスは入力しても管理画面でしか表示されません。
  • コメント投稿時にパスワードを設定していた場合のみ、名前をクリックすると編集出来ます。

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
Trackback

Trackback URL: